学术前沿
学术前沿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学术 > 学术前沿
《自贸·金融前沿》2015(07)期
发布日期:2015-06-04        发布人:国购研究院
 

《自贸·金融前沿》

 

2015年第7

 

 

深化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的主要成果

 

 

【编者按】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经历的三个阶段,取得了系列成绩:一是建成自由贸易账户系统,强大的风险管理和事中事后监管体制得以建立;二是不断扩展自由贸易账户功能,提供本外币一体化的自由贸易账户金融服务;三是推进分类别、有管理的资本项目可兑换,建立了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操作模式;四是建立利率市场秩序自律组织,在控制风险的前提下探索出一条利率市场化的有效路径;五是深化外汇管理体制改革,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六是实施简政放权和负面清单管理,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显著提升;七是发挥自贸区金融改革的辐射作用,加强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联动;八是守住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切实防控各类风险。

 

上海自贸区成立以来,人民银行会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积极推进自贸区金融改革,一批创新性金融制度已经建立,金融服务功能显著增强,底线风险控制严格,得到了中央和社会各界的高度肯定。目前,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已进入深水区,下一步要继续当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和创新发展的先行者,重点加强上海自贸区与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联动,围绕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中难啃的硬骨头的改革政策全面落地实施,国际金融中心的功能要素要全面到位。

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经历的三个阶段

从上海自贸区挂牌至今,金融改革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形象地说,它们就是金融改革所经历的三个版本。

“1.0确立了金融支持上海自贸区建设的总体政策框架,推动了金融改革的顺利起步。20139月,自贸区挂牌后,一行三会出台了支持自贸区建设的51条意见,其中人民银行的30条意见涉及自由贸易账户体系、资本项目可兑换、利率市场化、人民币跨境使用、外汇管理体制改革、风险管理六方面内容;银监会的8条措施主要是支持中外资银行入区经营发展,支持民间资本进入区内银行业;证监会的5条措施旨在深化资本市场改革、提升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度;保监会的8项措施侧重于完善保险市场体系,促进功能型保险机构的聚集。同时,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与上海银监局、证监局和保监局先后出台了支付机构跨境人民币支付业务、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放开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外汇管理等十余项实施细则。这些意见和实施细则共同构成了上海自贸区前两个阶段金融改革的总体政策框架。

20145月,自由贸易账户系统正式投入使用。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机构和企业都可以接入这个系统,实现与境外金融市场的融通。从此,自贸区金改进入了“2.0时代,其标志是围绕贸易和投资便利化金融改革政策全面投入实施、以自由贸易账户为核心的强大的风险管理系统正式投入运行。在这个阶段,自贸区金融创新业务得到全面发展。

20152月,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发布《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分账核算业务境外融资与跨境资金流动宏观审慎管理实施细则》,建立了宏观审慎的本外币全口径境外融资管理制度,自贸区金改的“3.0正式起步。金改“3.0的标志是自贸区金融改革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联动推进,围绕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中难啃的硬骨头的改革政策全面落地实施,国际金融中心的功能要素要全面到位。

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取得了显著成绩

按照当好全国排头兵和先行者的总体要求,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顺利推进,在资本项目可兑换、利率市场化、跨境人民币业务、外汇管理、简政放权、以自由贸易账户为核心的风险管理体系等方面都取得了全面进展。

一是建成自由贸易账户系统,强大的风险管理和事中事后监管体制得以建立。这个系统与传统系统相比,具有一些革命性的变化:传统系统只能一个月或一周汇总一次数据,而自由贸易账户系统能每天出数,实现逐笔实时监测,能监控跨境资金的来龙去脉;新系统是全覆盖的,银证保金融机构都可以使用,企业和个人都可以开立自由贸易账户享受改革政策。20149月,李克强总理视察上海自贸试验区时,对自由贸易账户管理信息系统建设在事中事后监管和推进改革的作用给予了高度肯定,中办、中财办和国办都专程到人民银行上海总部调研系统建设情况。

二是不断扩展自由贸易账户功能,提供本外币一体化的自由贸易账户金融服务。20154月,正式启动了自由贸易账户外币服务功能,自由贸易账户既可以提供各类人民币服务,也可以提供经常项下和直接投资项下的外币服务。目前,共有17家银行接入自由贸易账户系统,开立自由贸易账户12000多个,账户存款余额200多亿元。开办自由贸易账户业务的金融机构类型和数量不断增多,一些财务公司和证券公司等正积极要求接入系统。

根据201548日发布的《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的通知》,上海自贸区范围从20154月起由原来的4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扩展至陆家嘴、金融片区、金桥开发片区和张江高科技片区,总面积由原来的28.78平方公里扩大到120.72平方公里。

三是推进分类别、有管理的资本项目可兑换,建立了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操作模式。所谓分类别,就是只对实体经济有迫切需要的部分搞可兑换;所谓有管理,就是对于要搞可兑换的部分资本项目,也不搞放任自由,而是继续实施必要的宏观和微观审慎管理。从20142月开始,自贸区企业可以从境外融入人民币资金,至20153月底,区内企业人民币境外借款累计发生207亿元,平均利率4.2%,大幅节约了企业的融资成本。20152月,在自贸区建立了以资本约束机制为核心的宏观审慎和本外币一体化的境外融资制度,上调了经济主体从境外融资的杠杆率,企业和金融机构可以在宏观审慎框架下自主从境外借入人民币或外币资金。至3月底,按照新的境外融资规则从境外借款折合人民币15亿元(含美元和英镑借款)。

四是建立利率市场秩序自律组织,在控制风险的前提下探索出一条利率市场化的有效路径。在自贸区率先放开小额外币存款利率是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步骤。人民银行上海总部指导成立了利率市场秩序自律委员会,由上海15家规模最大的银行为理事,发挥其存款利率稳定器的作用,成功实现了存款不搬家、利率不上升的外币存款利率市场化。目前,上海小额美元存款活期和3个月以内实际加权利率分别为0.05%0.35%,仍在人民银行规定的上限内运行。

五是深化外汇管理体制改革,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自贸区外汇管理改革是外汇管理领域实施简政放权与负面清单管理的重要探索。按照区内优于区外的政策导向,大力简政放权,放宽对外债权债务管理,改进跨国公司外汇资金集中运营管理,完善结售汇管理,便利银行开展大宗商品衍生品的柜台交易。这些措施极大地便利了对外贸易投资便利化。至20153月底,已有59家自贸区企业开展了跨国公司总部外汇资金集中运营管理试点备案;办理外汇资本金意愿结汇业务804笔、金额12.6亿美元;银行直接办理直接投资项下外汇登记业务73.8亿美元、境外直接投资项下外汇登记业务110.6亿元;9家银行开办面向区内客户的大宗商品衍生品柜台交易业务,核定年结售汇规模13.5亿美元。

六是实施简政放权和负面清单管理,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显著提升。一行三会积极落实中央简政放权和负面清单的管理理念。人民银行对跨境人民币业务推出了完全的事中事后监管模式,不搞事前行政审批。外汇管理方面,取消了部分行政审批,对事前审批的也大幅简化流程。银监会将区内分行级以下(不含分行)的机构、高管和部分准入事项由事前审批改为事后报告。证监会积极支持期货等国际平台建设,鼓励证券公司入区发展。保监会取消在沪航运保险中心、再保险公司在自贸试验区设立分支机构和自贸试验区保险公司高管的行政审批,改为备案管理。金融简政放权和负面清单管理效果明显。至20153月底,区内人民币存款、贷款余额分别为1465亿元和932亿元,外币存款、贷款余额分别为88亿美元与70亿美元;银证保持牌机构125家,区内第一家民营银行已经挂牌成立,类金融机构1104家。

七是发挥自贸区金融改革的辐射作用,加强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联动。发挥自贸区金融改革的辐射与带动作用,推动跨国公司资金集中营运等金融创新在全市的复制推广。支持上海黄金交易所、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上海期货交易所等建立面向国际的交易平台,推进金融市场开放。20149月,上海黄金交易所国际板正式运行,标志中国黄金市场开放迈入新阶段。外汇交易中心国际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正式上线运行,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正式挂牌成立,都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取得的显著成果。

八是守住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切实防控各类风险。上海市政府成立了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统筹自贸区金融改革工作。人民银行上海总部探索适应自贸试验区开放形势的风险防控体系,成立工作机制,建立了金融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和本外币一体化监管模式,建立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的机制,建立异常资金流动的监测预警与应急体系。正是有了比较好的风险防控制度,到目前为止没有出现任何大的金融风险。

形成了一系列可复制推广的制度经验

经过一年多的探索和实践,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创新已有不少在全国或在其他自贸区推广,受到社会和市场的广泛欢迎。

一批创新性金融制度已在全国推广。根据国务院的部署,个人其他经常项下人民币结算业务、外商投资企业外汇资金意愿结汇、银行办理大宗商品衍生品柜台交易涉及的结售汇业务、直接投资项下外汇登记及变更登记下放银行办理、跨国公司外汇与人民币资金集中营运管理等已在全国复制推广,推动和促进了全国的金融改革开放。

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也为其他自贸区金融改革提供了有益的借鉴。根据国务院近期印发的广东、天津和福建自贸区建设方案,各个自贸区都有非常丰富的关于金融改革的内容,其中大部分内容是上海自贸区已经实践或正在实践的内容。例如,宏观审慎的外债管理框架、跨境人民币境外融资、资本项目可兑换、本外币账户管理创新、本外币一体化的管理机制、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等,都已在上海自贸区取得了相对成熟的经验,可以供其他自贸区开展金融改革时参考借鉴。我们愿意毫无保留地分享我们在推进自贸区金融改革中的一些思考和体会。

继续做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和创新发展的先行者

2015年全国两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要求上海继续当好全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创新发展的先行者。上海要按照习总书记的指示,全力推动自贸区金改“3.0,加强上海自贸区与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联动。未来工作的核心是,围绕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各个要素,使资本项目可兑换得到全面有序实施,自贸区企业和金融机构境外融资全面放开,上海个人境外投资落地实施,上海金融市场实现与国际市场双向开放,金融业准入扩大对内对外开放,金融监管的负面清单管理全面实施,以自由贸易账户系统为标志的各类强大的事中事后管理和金融安全系统全面到位,安全快速同步推进自贸区建设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一是认真研究和落实新一轮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方案。根据国务院近期印发的《进一步深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新一轮金融改革方案由人民银行会同有关部门和上海市政府制定另行报批。我们将积极提出改革开放建议,参与方案制定,做好方案落实的各项准备工作。

二是积极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今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对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进行审查,货币自由使用是加入SDR的重要条件。因此,加快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既是国内改革的需要,也是加快对开放的需要。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分类,资本项目包括7大类40个子项,目前我国完全可兑换或部分可兑换的有35项,不可兑换的仅有5项。争取在上海率先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将大部分不可兑换项目和部分可兑换项目特别是有关资本货币市场与个人有关的项目转换为可兑换项目。对风险较大的项目,尝试开展限额内可兑换试点。

三是加快推进外汇体制改革。实施外汇负面清单管理模式,进一步简化外汇行政审批,加强事中、事后管理。继续深化跨国公司总部外汇资金集中运营管理和支付机构跨境外汇支付业务试点。推进特许兑换业务创新。探索对银行由规则监管原则监管转变。

四是尽快开展合格境内个人境外投资业务(QDII2)的试点。目前,我国的住户存款高达54万亿元,居民个人在全球配置资产的愿望与需求非常强烈。开展个人境外投资业务试点,正是顺应这一需求的具体举措。我们将按照国家的整体部署,推进这一业务。

五是全面推动银行、证券和保险业对外开放。支持符合条件的民营资本在区内设立自担风险的金融机构。放宽外资进入金融服务业的投资限制,逐步扩大外资持股比例。支持建立包括黄金、外汇、证券、期货、原油等在内的面向自贸试验区和国际的交易、清算、结算平台。

六是配合一路一带国家战略布局,全面推进人民币跨境双向使用。实行贸易、实体投资与金融投资三者并重,大力支持资本和人民币走出去,拓宽境外人民币的投资回流渠道,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步伐,提高人民币跨境收支占本外币跨境收支中的比例。支持境内企业以人民币对外贷款和投资,便利个人经常项下跨境人民币业务开展。加快建立跨境人民币支付清算系统。

 

来源:摘自中国金融杂志,作者,张新,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副主任兼上海分行行长

 

本期编辑:殷林森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 2003-2014『上海金融学院国购研究院』[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上川路995号 电话:021-50218612 技术支持:上海时光基业软件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