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前沿
学术前沿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学术 > 学术前沿
《自贸·金融前沿》2015(12)期
发布日期:2015-09-30        发布人:国购研究院

 

 

《自贸·金融前沿》

2015年第12

 

上海自贸区管委会主任沈晓明谈自贸区改革进展和突破方向

 

【编者按】上海自贸区管委会主任沈晓明从自贸区运行、改革、突破三方面谈自贸区改革方向。从运行方面看,政府职能转变步伐加快,投资、贸易、金融等领域制度创新取得新突破,“四个中心”核心功能持续增强,自贸区带动浦东创新转型效应明显;从改革方面看,如何以自贸区理念来改造浦东一级政府,系统设计政府职能转变的路线图,是改革的重点方向;从突破方面看,按照清权、减权、制权的要求,自贸区和浦东推出首份“减权清单”。

 

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期出台指导性文件,提出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作为我国开放型经济的前沿阵地,上海自贸区挂牌以来的实践,生动阐释了“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促创新”的道理。

在新一轮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方兴未艾之际,记者采访上海市委常委、上海自贸区管委会主任、浦东新区区委书记沈晓明,请他从亲历者和“操盘者”的角度,讲述自贸区改革的进展以及未来的突破方向。

 

谈运行:四个方面取得扎实进展

20154月底,上海自贸区正式扩区,下辖保税区、陆家嘴、金桥、张江和世博五大片区,几乎涵盖了浦东新区的经济核心区域。扩区后的自贸区经济运行呈现高位平稳、功能提升、优势明显的特点。

记者:当前全国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自贸区运行情况如何?

沈晓明:对自贸区的运作情况,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同志最近在浦东调研时用4句话进行过概括:政府职能转变步伐加快,投资、贸易、金融等领域制度创新取得新突破,“四个中心”核心功能持续增强,自贸区带动浦东创新转型效应明显。

由于自贸区扩区后和浦东新区合署办公,我们有一系列数字说明创新转型的进展:今年上半年,在自贸区支撑下,浦东新区生产总值增长9.2%。第三产业同比增长11.7%,大概占到GDP70%。上半年新区新增各类金融机构2100家,金融业增加值占比已超过26%

记者:金融开放创新一直是上海自贸区的重心,这方面有什么实际进展?

沈晓明:自贸区的金融开放创新主要有5块内容:投融资汇兑便利、人民币跨境使用、外汇管理创新、利率市场化和金融服务业开放。这其中最重要的基础设施是建立自由贸易账户体系。如果把金融体系看成国家领土的话,自贸账户就是这个领土里的特殊监管区(电子围网区)。它也有一线和二线,一线通境外,二线通国内。自贸账户和境外是通的,和国内也是通的,但属于有管制的通。有了这样一个账户,每一笔钱进出监管方都清楚,金融改革只要在自贸账户里做一定是安全的。

目前已经有36家机构接入自由贸易账户体系,共开设2.62万个自由贸易账户,账户收支总额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

利用自贸账户开展境外融资,是一项广受企业欢迎的创新业务。原来只有外资企业可以自主境外融资,改革后中资企业也可以了。境外贷款的平均利率,20154月份是4.2%,而国内贷款约为7%。按照目前自由贸易分账单元境外融资上限3225亿元测算,境外融资为企业节省的财务成本将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谈改革:一级政府、双重对接、三管齐下

上海自贸区的五大片区均在浦东新区境内,这给了上海在一个完整的行政区内系统推进改革的机会。

记者:自贸区2015年在深水区改革上有什么突破?

沈晓明:整个自贸区试验,核心内容是4句话:以负面清单为核心的投资管理制度,以贸易便利化为重点的贸易监管制度,以资本项目可兑换和金融服务业开放为目标的金融创新制度,以政府职能转变为核心的事中事后监管制度。这四项制度贯穿了上海自贸区改革的全过程,其他自贸区目前也在用。

以前上海自贸区是一花独放,现在是四花争艳,我们一直在考虑怎样做出特色。上海自贸区最重要的特点,是所有片区都集中在一个行政区内,所以我们的工作重点是如何以自贸区理念来改造浦东一级政府,系统设计政府职能转变的路线图,归结起来是三个字:“放、管、服”,分别代表“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

记者:自贸区如何贯彻“放、管、服”三字改革理念?

沈晓明:以“放”为例,包括三个方面:投资、贸易和金融。投资主要是放宽市场准入、提高管理透明度。这方面上海自贸区拿出了全国第一张负面清单,明确告诉外国人,什么事情不可以做,这是政府管理方式的一次革命。

统计显示,目前进入上海自贸区近90%的外商投资项目,都在负面清单以外,只需要备案而不用审批。相应的办理时间,也缩短为1个工作日。上海自贸区的新设企业中,外资企业占比已从挂牌初期的5%,提高到目前的18.6%。从这个角度看,上海自贸区的负面清单试验是成功的。

另外还有商事登记改革。继早期的“先照后证”改革后,浦东新区近期又开展集中登记地试点,工业厂房也可作为小微企业集中登记地。这个试点的意义在于,随着服务业发展,有些业态只要以“皮包公司”的形式就可以满足法律意义上的住所要求。“皮包公司”之前来讲是贬义词,主要是事中事后监管没跟上。试点既尊重了企业选择办公地点的自由,又确保了法律监管的有效性。通过“放、管、服”,自贸区将与上海“四个中心”和全球科创中心建设有效对接。

 

谈突破:取消和简化许可证 年内推“减权清单”

在负面清单和责任清单的基础上,下半年自贸区计划推出首份“减权清单”。同时加快政府信息共享,强化事中事后监管。

记者:自贸区改革不是请客吃饭,这其中的难点在哪里?

沈晓明:难点在于约束政府自身的权力。如“商事登记改革”,接下来要攻的是在市场准入方面进一步放宽,企业只要有营业执照就可以开门运营,不需要许可证,这个难度就大了。目前自贸区在服务业开放等领域梳理出192项需要优化调整的许可审批事项,我们会一项项去研究,看这个证是否真的有必要。按照清权、减权、制权的要求,自贸区和浦东计划年内推出首份“减权清单”。凡是没有行政许可的审批事项全部取消,凡是市区两级依据规范性文件设定的行政权力率先取消,凡是红顶中介全部取消。同时事前审批减少了,事中事后监管必须加强。现在政府的监管信息共享,就像“蜂窝煤”,上下相通但左右不通。政府将下决心打破利益僵局。

 

来源:http://www.china-shftz.gov.cn/Homepage.aspx

本期编辑:殷林森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 2003-2014『上海金融学院国购研究院』[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上川路995号 电话:021-50218612 技术支持:上海时光基业软件有限公司